根據一項調查,有86%的父母認為理財知識對他們的子女非常重要,但當中有41%的父母卻不採取任何行動向他們的孩子灌輸財務管理知識。事實上,儘管財務管理是每人終生的技能,但理財的課題卻不是學校課程中的必修課,因此可以說學生在個人發展中是缺乏這門重要的知識的。承蒙香港家庭福利會舉辦的「成為聰明的理財人」的實驗性學習計劃,我能夠從中傳達財務管理的重要性,以及把正確的財務價值觀灌輸給我們未來的社會支柱。在這五週半的實習裡,透過協辦遊戲攤位、工作坊以及講座,我獲益良多,我學會的技能更能應用於我未來的教學中,因此是次的實習對於未來成為教師的我是意義非凡的。

在設計和領導遊戲攤位裡,我最難忘的遊戲攤位,是在何東中學舉行的那個讓學生思考不同方法來實現自己長遠目標的攤位。學生需要從牌堆中隨機抽取一張個人目標卡,並根據壁報板上建議的方式來選擇一個能實現他們目標的方法。通過簡單的遊戲,學生將在板上學會一些著名的金融詞彙,例如「保險」、「套現」、「炒孖展」、「投資」及「投機」。而對我而言,通過與學生溝通,我可以了解更多有關中學生為對目標的看法。例如有些學生是比較在眼於眼前利益,他們甚至沒有考慮任何長遠目標。在應對這類型的學生時,老師是有必要額外採取一些積極措施來鼓勵他們,讓他們保持步伐來預備一些未來可能出現的目標。否則,他們將沒有那份決心去為一些未知的目標而付出。除了這類型的學生外,我也觀察到許多學生有過份尋求他人幫助的傾向,例如有頗多的同學表示會考慮向朋友借錢來買演唱會門票,以及要求父母給自己首期上車。這種類型的學生使我了解到,當下的年青人會比較依賴他人,然而在現實世界中,很多事情也是他們獨力承擔,責任不能轉嫁他人的。因此,讓學生有一個自立能力將是我未來教學中需要反思的主題之一。目前,作為準數學教師的我只是有一個想法,就是無論一題數學問題是艱鉅的還是簡單的,我都應該只向學生提供指導或提示,讓他們獨力逐步

完成這些問題,而不是提供完整的答案讓他們參考。因此,從遊戲攤位裡,我不僅為學生提供了一些金融知識,而且同時我自己也學到了一些教學啟發,讓我為未來成為一個專業的老師鋪

路。

儘管遊戲攤位是最簡單的活動類型,可以讓不同學生積極參與,但是遊戲攤位不能讓學生深入了解金融知識。為了提升他們對理財的學習深度,家福會引入了各類型有意義的工作坊。這些工作坊的目的是模仿現實社會,學生可通過工作或進修來增加潛在收入,並讓他們在過程中投射出他們現實的消費模式。通過幾個小時的工作坊,學生不但學會必然開支的存在,並意

 

識到養成儲蓄習慣和購買保險的重要性,以應付突發支出。在我參加的七個工作坊裡,我了解到無論是來自小學、中學、大專院校或有發展障礙的學生,他們對活動參與的熱烈度都取決於他們對活動的認知程度。換句話說,在學習新事物時,學生的投入度和專注度是和他們以前對該知識的接觸程度和熟悉度息息相關的。例如管理好自己的金錢是一個每天都會接觸的課題,每個人也有能力對它進行更好的規劃,因此在我觀察的這七個工作坊裡,所有學生都非常投入地參與。而另一個例子是,其中一名學生在工作坊結束後仍選擇留下來,花了將近一個小時來向我們查詢一些關於強積金、銀行利率和稅項的計算方法。據他所說,他對這些知識感興趣的原因是他以前的兼職工作涉及支付強積金和稅收的運用。因此,再一次顯示出學生在學習新知識時其課堂參與程度會受其以往的認知而影響。因此,從家福會的工作坊裡,我明白到把數學課題融入於學生的日常生活例子當中的重要性,這能有助我將來實踐更理想的數學教育。

除了以上所說的遊戲攤位和工作坊以外,我認為整個實習中最大的亮點,亦是最具挑戰性的活動就是我要主持一個講座。在三百多名學生面前演講是我前所未有的經歷,從準備投影片資料到發表演說,我和我的搭檔Sophia也付出了很多努力。我們不僅需要在學生之間營造出輕鬆的氣氛,讓學生對內容感到興趣,但與此同時,我們也需要管理好講座中學生的秩序。回頭一看,這種經驗是非常寶貴的,它可以讓我習慣於一大群陌生的群眾面前有著冷靜的頭腦自信的公開講話。同時,它還使我能夠反思各種教室秩移序管理的方法。例如,答問題時過多的獎賞反而可能會為教學帶來反效果,因為學生的來參與講座目標可能會被扭曲,他們的注意力很可能會局限於演講者的問題上,而不再是內容上。又例如我學會在課堂開始時定立規則的重要性,因為它能讓學生和演講者中達成一個共識,知道甚麼行為是可以做甚麼行為是不可以的,從而老師不會對學生有突如其來的懲罰,有助減低學生出現反課堂行為。因此,除了遊戲攤位和工作坊以外,家福會給我公開演講的機會亦使我能夠成為更全面的老師,教會我成為一個更好的公眾演講者所需的條件。

正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回顧整個實驗學習的這五週半,實習內容相當充實。我不僅有機會與不同的學生進行互動,我也學習了不同的教學和課堂管理技巧。再者,我又能突破自己,在眾多的觀眾面前演說。因此,如果時間倒流,再有一次的實驗學習的話,我仍然會毫無猶豫地選擇香港家庭福利會的「成為聰明的理財人」計劃。

撰文者:何卓健 HKU intern

2019年